准噶尔文艺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艺术 >> 准噶尔文艺
父亲的“二八大杠”
来源:文联信息员 日期:2017-10-06 18:27:49 【字号: 】 阅览次数:

难得抽空回家看看爸妈。

上楼的时候看见楼梯口过道里有一款标准的老式“二八大杠”自行车,我便开始取笑爸爸,电动车都快骑报废了,你的宝贝还在这放着呢。

一转眼,爸爸都60多岁了。头发染了又白,白了又染。他总说:“人老了,头发白了,就不好看了。”而妈妈却一直不肯染发,她说要和爸爸一起白头到老。

对于那辆“二八大杠”自行车,给我的印象尤为深刻。那辆“二八大杠”自行车陪着我们兄妹三人度过了整个童年。很小的时候,爸爸就用这辆“二八大杠”自行车接送我和二哥上学放学。我最小,所以蜷缩在前杠上,二哥比我高大些,所以坐在后座上。就这样,我们一前一后把爸爸围在中间,像极了一座人形小山峰。爸爸总是不会放过任何有针对性教育我们的机会,在上学放学的路上便给我们讲起了卖火柴的小女孩、放羊的孩子等一些有寓意的故事,讲完了也不会忘记让我们谈谈心得。

后来,妈妈把大哥接到了新疆,就由大哥带我们上学放学,我和二哥便围着大哥转圈圈了。那时候的大哥在我们心目中真是威风,会做饭、会骑车、会做家务、会干活,学习还很好。

有一次,二哥跟着爸妈下地干活去了,我和大哥留守在家做家务。大哥说天快要黑了,带我去接他们,走着走着路过一段颠簸的泥土路,风一样的大哥没有减慢速度的意思,直接冲了过去,其结果可想而知,我被颠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下,屁股疼的感觉要裂开了花,或许是大哥觉得车子轻了不少,往后一看,才发现把我带丢了。

那时候的”二八大杠”自行车,是我们家唯一的交通工具。我的父母都是团场职工,在连队种地,每次我们下地干活也都骑着它。那时候,别人家都有摩托车了,我们家还在骑这辆“二八大杠”自行车,一说到这,父亲便说“那时候穷,我和你妈妈要供养你们三个吃饭、上学,不舍得买摩托车,骑摩托还要买汽油,骑自行车,花力气不掏钱……”

想想父母这些年,积攒了无数这样省钱的理论,当真能省下钱来?

在团场长大的孩子都知道,在我们开始上学的时候,就面临着拾棉花这项苦差事。那年,两个哥哥都在外面上学,只有我离家里比较近,周末了要跟着爸妈下地拾棉花。早上五点半,妈妈的高分贝嗓门会跟随着鸡鸣声响起,堪比部队的起床号了。我在妈妈的一再催促下,穿衣洗漱,然后看着热腾腾的饭菜,却无法下咽,不是饭菜的味道不好,而是时间尚早,想着拾棉花要挨过的漫漫时间,心中就凄惶。“不吃饭哪来力气干活?”妈妈总是边唠叨,边为我准备些干粮。说起这干粮,每年拾棉花都是中秋前后,总是有吃不完的苹果和月饼,这干粮便是这两样喽。携上花兜、花袋这些家伙什儿,便和爸妈共同启程,我依然稳坐在前排的大杠上,妈妈也就理所应当地坐在了后排,我和妈妈围着爸爸这个大暖炉一动不动。听着爸爸呼吸急促交替的声音,双脚随着车轮的转动而转动,每次到站,爸爸大汗淋漓,我和妈妈却冷得发抖,想想真是辛苦。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爸爸的腿脚不好了,力气也不如从前了,买了电动三轮车,携着母亲转圈圈。

就这样,在“二八大杠”自行车的陪伴下,我们长大了,爸爸妈妈却要老了。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您是第位来访用户

主办: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    承办:七师信息管理技术服务中心    新ICP备07500204号
copyright © 2017 nongqishi information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992-6687443 e-mail:btnqsxx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