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噶尔文艺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艺术 >> 准噶尔文艺
金色外壳的手机(一)
来源:文联信息员 日期:2017-09-12 17:31:08 【字号: 】 阅览次数:

太阳金针四射,有点刺眼。天空中飘舞着霏霏的细雨,还夹杂着零零星星的小雪花。街道两边高楼的楼沿边,参差不齐地挂着一排排形如竹笋的冰凌,嘀嘀嗒嗒落下融化的冰水,时不时,也有脱落的冰凌从高处落下,劈劈啪啪的砸在地面上,碎成了冰渣,路人们都小心翼翼地躲避着,恐怕砸着。路面上那些残留的黑黢黢坚硬的冰面,已被来往的车辆碾压成了黑糊糊的雪泥汤,又被一辆辆从它上面飞驰而过的车辆溅起,溅到匆匆忙忙的行人身上,于是有人指着远去的肇事车辆大声的指责。偶有车辆放慢车速从人们身边经过时,人们会抬眼递个笑意,在心里念了他的好。

市棉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建宏平时总是说工作忙,抽不开身陪伴在晚报社当记者的妻子桂桂和上幼儿园大班的女儿贝贝。今天女儿贝贝说六一要演出、老师要她上台演小品、老师让她买碟子……这一长串的理由,他这才极不情愿的陪着母女俩上了街。

一路上,最开心的当然是女儿贝贝,星期天能有爸爸陪着,她早高兴的又蹦又跳一路兴奋一路歌了。“妈妈,红灯怎么这么长时间呀?”在斑马线前等待红灯的贝贝有些不耐烦了,就在她扭头跟母亲桂桂说话的功夫,一辆奔驰车飞驰而来,桂桂眼快,一把拉过贝贝,可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刷”的一声,溅了贝贝一身的黑泥点子,贝贝吓得“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这人怎么没有一点公共道德呀!”桂桂对着远去的汽车气愤的喊着,旁边的人也都纷纷说“这司机真是太缺德了”桂桂从包里掏出纸巾给贝贝擦着,哄着贝贝不哭。

“我不去了,我要回家换换,衣服这么脏,小朋友看见都会笑我的。”贝贝不愿意,哭闹着要回家换了衣服再上街。

“宝贝不哭,待会到商场爸爸给你买新的,怎么样。”张建宏也安慰着女儿。

桂桂把自己的披肩取下来,给贝贝围好把脏衣服遮挡起来,贝贝才止住了哭闹。

到了商场,贝贝拉着爸爸的手仰着头说:“爸爸,你就给我买宋丹丹的小品碟子,幼儿园六一演节目,老师说让我表演宋丹丹的小品,让我有时间就看碟子,你就多给我买几个碟子我换着看好不好?”

张建宏扭头看了看贝贝问她说:“你喜欢吗?”

贝贝学宋丹丹口气,说:“那家伙,忒好玩。”

看着女儿有模有样认真的样子,张建宏也被女儿逗笑了,用手摸着女儿的头说:“好,好,喜欢就好,爸爸待会就给你多买几张碟子,你回家就可以看着学了。”

这时张建宏的电话响了,他走到一边去接电话,桂桂和贝贝牵着手前面先走了,张建宏跟在她们身后,接完电话又追上了她们母女俩。给贝贝买了碟子和几本动画、手工图书后,贝贝很满足了,对张建宏说:“爸爸,衣服我不买了,其他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有爸爸陪着,我就最开心了。”说着她又搂紧了张建宏的胳膊。

电信大楼门前的广场上,正在举办答谢顾客抽奖活动。大幅商务掌中宝手机明星广告的横幅挂在半空中飘扬,招揽着过往的行人。

“爸爸,咱们过去看看吧。”小孩子喜欢凑热闹,一家人走过天桥去了电信大楼。

“这手机挺漂亮的……”看着广告图片上金黄色外壳的手机,桂桂说。

“漂亮, 当然价格也漂亮。”张建宏脱口而出。

“金黄色外壳,润而不艳,精致又不失大气,不漂亮吗?”桂桂反问了一句。

“我没说它不漂亮,我说它漂亮,价格也贵。” 张建宏一下放低了声音说。

“不一定吧,物美价廉也说不准呢,咦,你又没买,咋知道价格就贵……”桂桂说着愣了一下,好像一下反应过来回过了神,她说“我只是说这手机漂亮,又没说买,你怎么就扯到价格了,还笃定它贵,你买了?”

“怎么笃定它贵了,我哪买了,一个朋友想买,让我帮忙问了一下。”张建宏解释说。

“我说呢,你怎么口气就那么笃定。”

不等桂桂说完,“走,我们到里面去看看。” 贝贝小腿儿一蹦,嚷着要进门去。

“进去看看,饱饱眼福呗。”桂桂说着也扭身跟着贝贝进去了。

虽不情愿,张建宏也跟在后面,走了进去。

看到有人进门,销售服务员急忙上前招揽生意,说:“大姐,来看看,新款商务通掌上电脑手机。”女服务员笑的好灿烂。

“妈妈,就看看这个。”贝贝指着柜台里躺着的那款广告上的机子对桂桂说。

“小朋友,你真有眼力呀,这是刚到的新款。”服务员笑着对贝贝说。桂桂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手机。

“贝贝,漂亮吗?”桂桂拿着手机在女儿面前摇了摇说。

“漂亮,漂亮,妈妈拿着更漂亮了。妈妈比手机还漂亮。” 贝贝说。

“就是,大姐拿上吧,看您女儿都说您拿上漂亮。您女儿这么小,眼力太好了。”

“最低多少钱?”桂桂问服务员。

“您要今天拿,我们正在做新款优惠活动,可以给您打个最低折……”

“要不拿一个……”不等营业员说完,桂桂歪着头用开玩笑的语气对张建宏说。

“爸爸,给妈妈买一个吧,妈妈拿上真的漂亮。”贝贝两手拉住张建宏的手说。

张建宏一下表情有点不自然起来,对桂桂说:“你不是说不买吗?这款手机不适合女人拿,前几天找他们经理打完折也是五千多,太贵了。贵不说,关键它不适合女人拿,等有合适的女款的掌中宝,小巧玲珑的和你相配的,一定给你买一个。”张建宏接着解释说。

当桂桂手里拿着这款机子时,心里确实有点喜欢上了这款手机,但让张建宏这么一说,她也觉得确实有点太贵了,两个半月的工资买一部手机,确实心疼,但听张建宏这么一说,她心里感觉不舒服,如果张建宏说,好,老婆你买吧,那她会毫不犹豫地挽起他的胳膊转头就走,可张建宏却说了那么多……

桂桂笑了笑,脱口而出说:“太贵了,不会是你心疼舍不得了吧,你朋友拿,不会是你给你朋友买的吧。”

张建宏一听立马就变了脸色,一下提高了声音生气地说:“谁给别人买手机啦,你尽胡说八道些啥。”

桂桂说:“怎么就胡说八道,我只是随口开个玩笑,你发哪门子火呀,至于嘛,连个玩笑都不能开吗?”张建宏脸一红,说:“买什么买,我给谁买了,她让我给她参谋参谋,让我给帮个忙,找人拿便宜些,就这么个事,你说你是不是神经过敏。”

贝贝一下甩掉张建宏的手说:“吵什么吵,又吵又吵,在家吵,出来还吵,你们不嫌丢人,我还嫌你们丢人呢。烦死了、烦死啦……”贝贝说完扭头就向外跑去。

“贝贝……”桂桂叫着追了出去。

“这孩子……”张建宏也跟着追了出去。

俩人追上贝贝,左哄右哄了好一阵儿,答应一起带她去吃肯德基,张建宏还答应以后再不对妈妈桂桂乱发火了,贝贝这才又好了。

去了肯德基,正吃着,张建宏的电话铃声又响了,他接完电话说有事要先走。听爸爸说要走,贝贝的小嘴一下又撅了起来,桂桂压住火气给他使了个眼色:“你在乎这么几分钟嘛?等贝贝吃完了不行吗?”张建宏听了赶紧改口说:“不急不急,等我们的小公主吃完再说。”可是看他接完电话后就开始心神不宁的,桂桂还是忍不住对贝贝说:“宝贝,你看,爸爸他们单位有急事,爸爸是领导,需要领导去处理,你看,要不让爸爸先走,妈妈在这陪你吃完……”

“妈妈,你不是说爸爸日理万机非常忙嘛,那就让爸爸去忙吧,他今天已经陪我很长时间了,我很开心了。”贝贝很大气的说。

“爸爸,你工作忙,你就先忙你的工作去吧,有妈妈陪我就行了。”贝贝一下像个大人样了。

张建宏马上起身,对桂桂歉意的笑了笑,又对贝贝说:“爸爸先走了,以后爸爸一定多抽时间陪你和妈妈。你想买啥,爸爸就给你买啥。六一爸爸带你去水上乐园玩。”

“爸爸你走吧,爸爸再见。”对着张建宏离去的背影贝贝说。

回到家贝贝想先看碟子,桂桂先给贝贝洗了澡换上睡衣,贝贝就在沙发上看碟子,桂桂也洗了澡,头上抱着毛巾走出卫生间。

贝贝问桂桂:“我爸爸这么晚了还不回来吗?”桂桂说:“你给他打个电话,问问。”贝贝拿起沙发旁边的电话“1…3…8…9…9…5…4”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边念边拨。“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我都瞌睡了……好,爸爸再见。”“你爸爸说啥?”桂桂问。“我爸爸说他忙完就回来。”“你先睡吧,明天还要上幼儿园,别等他了。”“我不,我要等他。”贝贝说。

桂桂把俩人换下的衣服洗完出来时,贝贝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桂桂把她抱回了她的卧室,盖好被子,关了灯。

桂桂拖了地,擦了灰,把家里的卫生打扫了一遍,看看时间,快1点了,她给张建宏打电话,他说回来。她打开电视,摁了一遍遥控器,电影频道正在播美国大片《速度与激情》,她就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直到电视演完,张建宏也没回来。桂桂再给他拨电话时,已关机。

桂桂关掉电视,在沙发上呆坐了一会儿,情绪凝重起来。

桂桂和张建宏结婚八年了。贝贝今年六岁,在全托幼儿园上大班,每个星期一早上送过去,星期五下午接回家。

开始,贝贝是上的日托幼儿园,接送基本都是张建宏,每天早晨九点之前,张建宏把女儿贝贝送到幼儿园,下午七点再去幼儿园把贝贝接回家。那时他们父女俩总有说不完的话儿,每次从幼儿园回来,贝贝都把幼儿园的事儿告诉爸爸,谁在幼儿园尿床啦、谁和谁打架啦、谁唱歌好听啦等等,张建宏每次都开心的看着女儿,和她说笑。每每看到他们父女俩这样时,桂桂心里就像灌满了密,甭提多高兴了。可是从张建宏当上老总后,忽然忙起来了,接送贝贝就全由桂桂一个人承担了。贝贝有时问爸爸为什么不接送她了。张建宏对贝贝说,爸爸工作很忙了,妈妈接不是一样吗?刚开始贝贝挺不愿意的,后来也就习惯了。桂桂的工作随机性很大,你不知道新闻事件什么时候会发生,有一次等她采访结束,紧赶慢赶的到了幼儿园时,空荡荡的大厅里就只有贝贝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那里,等妈妈,看着孤零零的女儿,桂桂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唉!婆婆家子女虽不多,但婆婆说要带闺女的闺女;桂桂的母亲说要带自己的孙子。桂桂一说忙,张建宏就说让她请保姆,可桂桂不愿意,不是怕花钱,是不放心啊!桂桂曾采访过的一个事件,让她印象很深:一对年轻夫妇,请了个保姆在家带孩子,保姆为了自己舒服,等孩子父母上班后,就给孩子吃安眠葯,等孩子父母下班了,孩子也醒了。当孩子父母发现时,已经是四个多月后了。孩子父母带孩子去医院检查,医生说给孩子长期吃安眠葯会给孩子身心造成严重伤害,孩子父母去找律师,律师说保姆的行为充其量也只是道德范畴的谴责,孩子父母后悔的不想活了。虽然张建宏说这只是个不具代表性的个例,但桂桂坚决不请保姆,桂桂不愿用自己的女儿去赌人心的相背,哪怕是十万分之一。后来桂桂给张建宏说,我弟弟的孩子才几个月太小了,你姐姐的女儿都上学了,你的工作又忙,叫你妈帮着接接贝贝不行吗。张建宏说,你自己的事情麻烦别人干嘛。听了这话,桂桂无语但她很伤心,最后一狠心,才决定把贝贝送到全托幼儿园了,起码不会给孩子喂安眠药吧。对张建宏,桂桂心里从此就打了一个结儿。

……

 

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

您是第位来访用户

主办: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    承办:七师信息管理技术服务中心    新ICP备07500204号
copyright © 2016 nongqishi information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992-6687443 e-mail:btnqsxxh@163.com